最新活动 新闻资讯 项目介绍
申请报名
鲍勇剑之“危机管理”:我从未看过这样的课堂
2017/08/22

 

8月13日,一个普通的周日上午,复旦管院史带楼411教室里,复旦EMBA项目选修课程反转课堂之《危机管理》正在进行中。这天是该课程为期四天的课堂教学的最后一天,已经历了三天“思辨急行军”的40名同学却无人“掉队”。

 

上一秒,大家还在安静地研习危机管理的理论之道,下一秒,曾参与朝核六方会谈的外交官校友已开始展开地图,和同学们纵论全球最新危机朝核危机和中印之争了。

 

现实中依旧胶着的两个危机就这样在复旦EMBA反转课堂上找到了爆发点:授课教授鲍勇剑老师有条不紊地连环抛出关键问题,将话题引入危机的深层原因;而同学们则竞相发表各自的观点,课堂发言权基本靠抢,鲍老师不得不出手稳定住太过火爆的局面。

 

有人就此拍照发朋友圈,称“从未看过这样的课堂”。

 

那么,“从未看过的”的反转课堂到底有何独特的魅力?

授课教授在课程中的角色定位有何不同?

什么样的同学会选择反转课堂的学习?

 

授课教授鲍勇剑老师和四位课程参与者用自身的体验勾勒出一个立体真实的反转课堂。

 

经历过危机,才知道危机的价值

参与《危机处理》的学习并不容易,因为这门课有两种授课方式:一种是反转课堂,一种是普通授课。能入选反转课堂的同学,按2016春4班陈瑶的说法,都是拿“A”的同学。同时,章程上对入选者的要求非常清楚:必须要有充裕的学习时间,因为有大量的案例需要研读。

 

而对EMBA的学生来说,他们最缺的是时间。所以让这群“人精”趋之若鹜的课程必然是深深戳中他们痛点的。对于创业者居多的EMBA同学来说,企业必须具备相当的危机处理能力,这是他们从践行中深悟的真理。

 

“我自己经历过两次重大企业危机,第一次是以职员身份经历的,那次的经历颠覆了我此前很多的认知。第二次是我自创的企业经历的,这次危机最终被解决了。因为这两次经历,我选修了这门课程。”2016春3班的肖海峰如是说。

 

2016春1班的宋昊则认为,判断企业优质的标准不仅在于企业的运营、技术等能力,更在于企业面对危机和机会并存的发展岔路口时的预判能力和危机管理能力。

 

正是基于这种共同的诉求和对反转式教学的期待,大家选择了这门课程。

 

而同学们的诉求和鲍老师推出这门课的初衷正好契合。鲍老师讲授《危机管理》课程已有10年之久,以创新力著称的他也一直致力于课程的推陈出新。

 

 “危机管理以前一直被当作突发性事件来管理,其实它是一个系统,是没办法用应对突发性事件的方法来解决的。危机管理有机融合了心理学、管理策略学等多学科。之所以用反转课堂的形式,是因为反转课堂是全世界的大趋势,而且它也是最适合危机管理课程的授课方式。”

 

以学生为中心,来一场“思辨上的戈壁远征”

在同为这门课学员的陈瑶看来,这门课无异于一次“思辨上的戈壁远征”:作业多,案例多,信息量大,老师有热情、有创意,更有行动力。

 

虽然理论点多,信息量大,但课程却是极其有序的,而且需要同学们给予大量的前期配合。

 

“鲍老师每周会发一个案例给我们,写案例分析,每周要交作业,一共发了十几个案例。开始的时候我都不想做,想退课了。在班主任的鼓励下,我硬着头皮做作业,读案例,写分析。这样做完,我发现很有效果。老师讲到相关点时,我理解得特别快。”2016春2班林文快人快语。不经意间,他已完成了“五反”活动中的两项:反应(提升课程兴趣)和反思(反思案例)。

 

进入课堂教学之后,老师会给同学分组,日常的教学就以组为单位开展案例讨论、情景模拟、思辨交锋等。对理论点,导师先阳春白雪地讲一编,再通俗讲一遍,同时佐之以实际案例。理论精讲之后,各组同学分别剖析案例,或展开新闻发布会,进行一系列情景模拟。知识就在思辨的反复训练和交锋中得以传播,并落地生根。

 

要知道,这种课程对老师的现场发挥要求极高,“课前,我会充分准备。在课堂上,我的作用就是发现学生的兴奋点,把他们的思想珍珠用我事先准备好的课程主线串联起来。”鲍老师生动地形容道。

 

充分的备课、饱满的情绪、富有特色的语言、出色的引导能力,鲍老师“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理念就体现在这些细节之处,他的课程也因此备受复旦EMBA同学推崇和欢迎。

 

我们不要隔断,要反转到底

通过四天的系统学习吗,大家通过这门课程理清了思路,了解了危机处理所需的基本思路和应对方法论,但还需要在践行中落地理论,强化这种能力。“我们现在是学会了织网,还没学会捕鱼。”对此,陈瑶这样描述到。

 

出于“学会捕鱼”的急切心情,大家普遍要求之后的反转课堂能给他们更多的时间去练习反转。“我们不要隔断,要发转到底”,这成了多数同学共同的声音。

 

除此之外,复旦EMBA的同学还深具批判性思维的。“危机管理的课程让我深受启发,但每个行业都有各自的特点,中国也自有特色,实践上我还是会有自己的判断,譬如企业和政府的关系。”肖海峰如此说。

 

“判断课程有多成功,不是我讲多少,而是同学们通过课程,形成了更加具有判断力的思想体系。每个人对课程都有独到的理解,他们的判断力提高了,课程的目标就达到了。”正如鲍老师说的,他是一名思想的助产士,这门课程是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正是大家不断创新才会让这个生态系统不断创新,生机勃勃。

离课程结束倒计时30分钟的时候,鲍老师请同学报出这四天学习所获的关键词。“混沌”“边界”“隔离”“意愿”“纳什不均衡”······ 一个个词语从大家口中蹦出,渐渐填满了两块白板。而对鲍老师来说,其最大的考验,也是最大的惊艳之处,就在于他用同学们口中蹦出的这些关键词,一个个串联起四天的课程精华,而且滴水不漏、逐层递进!

 

从战略构想到实施方法论,从现代管理方法到佛家经典,四天课程的丰盛让人惊讶。这些高频词汇也再一次由鲍老师来说出,以他特有的叙述方式,逻辑严密,情绪饱满,思辨力与深厚的文化底蕴相映成辉。

 

当课程结语完成,白板上最后一个关键词也被擦去,大家才恍然从这四天思辨之路的回顾中醒来,为自己的收获、也为鲍老师的精彩授课而热烈鼓掌。


人物介绍

- 鲍勇剑 -

加拿大莱桥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终身)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特聘教授
美国南加州大学获公共管理博士
复旦大学EMBA项目《危机管理》授课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