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活动 新闻资讯 项目介绍
申请报名
以色列游学:上帝的应许之地
2017/08/23

文 / 王晓庆

 

 

上帝的应许之地

流着奶和蜜的地方

犹太人的母国

高科技创新之都

耶路撒冷

死海

中东火药桶

……无数个吸引人的关键词构成了“以色列”形象。复旦EMBA首次开课的以色列游学,注定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精彩之行。

 

   在这个全国总面积2.2万平方公里,人口规模800万左右的国度,活跃着5000余家高科技企业,80多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科技创新对以色列GDP增长的贡献率已经达到90%以上,人均GDP四倍于中国。

   特别是在网络信息安全、精准农业、生物医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领域,以色列的创业公司,因与硅谷不相伯仲的技术水平,而成为中国投资者关注热点。

   七月成行,我们走进了各自心目中的以色列。

 

【一本圣经】

   “你们现在看到路边的桉树,不是这里原生的。因为圣经里记载,以前这里有橄榄树、橡树、棕树等,没有提到过桉树。所以,桉树是后来移植到以色列的。”机场到酒店的大巴车上,犹太导游Ella给我们介绍路边的风貌。

   听到这里,我一惊。

   在受无神论教育长大的我看来,圣经只是一本神话故事书,是传说,是虚构。可是,高智商的犹太人,却把神话故事里的内容当成教科书来对待,按图索骥。就好比,我拿着《山海经》说:山东青丘的山上盛产九尾狐,喜欢吃婴儿。

   随着后来的了解,我才逐渐理解圣经对于犹太人的意义,才明白犹太人为什么将其视为真理,奉为圭臬。

   可以说,一本圣经旧约,撑起了整个犹太民族。

   这要从以色列复国说起。

   以色列是1948年建国,当时在美国的协助下,联合国批准将巴勒斯坦国土一分为二,一半给到犹太人,建立以色列国。至此,散落全球各地的犹太人才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国家。

   犹太人要求在此建国的理由是:“圣经记载,这里是犹太人的故土。我们是回到了上帝给我们的应许之地。”

   圣经旧约记载,耶和华应许犹太先知亚伯拉罕及其子孙,这片土地是上帝应许给四处流亡的犹太人,这里流着奶和蜜,这里遍布犹太祖先的脚印和故事。

   但是,这是四千年之前的故事了。犹太人掌控这片土地上的历史,最近也要追溯到一千年以前。巴勒斯坦人掌控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一千多年了。

   直到1948年,聪明的犹太人,掌握了经济、政治话语权,在复国主义的积极奔走之下,以国家的名义回到了这片土地。此后,巴以矛盾不断升级,两次中东战争之后,军事、经济力量强大的以色列把版图逐步扩大,巴勒斯坦政权最终龟缩在仅几百平方公里的土地里。戈兰高地、巴沙地带、约旦河西岸,几米高的隔离墙没有办法落定这夹杂着种族、宗教、国家主义的仇恨和偏见。双方犬牙交错,矛盾丛生。

   简单说,犹太人用拳头打出了江山,师出有名:“圣经说”。

   《圣经旧约》,是犹太人的正义和支撑。

    更值得让我们思考的是,千年之后,散落在全球的犹太人,是如何保持了如此强烈的种族凝聚力。

    苦难,是犹太人凝聚的重要因素。

    在特拉维夫大学的犹太博物馆里,有个展厅,里面展示了全世界经典的犹太教会堂模型,各个美轮美奂,甚至有一座中国河南的会堂。但是,仔细看这些建筑,你会发现从外观来看,它们几乎没有相似点,每一座会堂都融合了所在地国家的建筑元素,各具风格。这和圆顶的清真寺、十字架的天主教等教派大相径庭。

    导游说,这是出于犹太人的不安全感。颠沛流离犹太人,在寄居地并不都受待见,被驱赶过、被清洗过,所以他们不敢大张旗鼓地告诉所有人“I am Jew”。

    外部世界的排挤,使得犹太人之间有着强烈的命运共同感。传统的犹太人婚礼上,还保留着摔杯仪式,以此提醒每一个犹太人记住圣殿被毁的历史。耶路撒冷的圣殿残垣,被犹太人称为“哭墙”,每一个犹太人到这里来祭奠圣殿,记住民族的苦难。

    说到圣殿,这是另外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极具戏剧性。

    耶路撒冷是犹太教、伊斯兰教、基督教三教圣地,也是矛盾中心,管辖权的纠葛难以细说,我们来看一个矛盾的焦点:耶路撒冷的大金顶。

圣经记载,犹太人始祖亚伯拉罕在此祭子,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犹太人相继在这里建了第一、第二圣殿,分别在3000年前、2000年前被入侵者毁掉。每次圣殿被毁,就是犹太人开始流亡的标志,在每一个犹太人的心目中,圣殿的地位无比重要。

第二圣殿还残存一截城墙,就是现在的著名“哭墙”,感此苦难,原址重建第三圣殿是每一个犹太人心中所向。

    可是,问题来了。1000年前开始掌控这片土地的伊斯兰人,在第二圣殿的旧址建起了阿克萨清真寺,是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夜游会神之地,是伊斯兰教的圣地之一,地位无比重要。

    阿克萨清真寺的墙角,就是哭墙。两个教派的圣地,在物理上相融一体,在意识上却水火不容。没有人会放弃这里。

    于是,就会出现一个奇怪的画面。伊斯兰人在“上面”祷告,犹太人在“下面”祷告,双方又有着争夺国土的仇恨。

    我们一行到哭墙游览的时候,正值安息日,快到正午,以色列导游催促我们赶紧离开哭墙,说,“等会12点,伊斯兰人祷告,会往下面扔石头”。

    我们匆匆离开哭墙,却在雅法门遇到了祷告的伊斯兰人。一大群伊斯兰人抗议以色列在阿克萨清真寺设立安检,他们露天席地而坐,正午祷告,一边的以色列大兵荷枪实弹,严阵以待。气氛非常紧张。

    果不其然,我们刚刚离开,双方发生冲突,穆斯林死三人。当夜,穆斯林报复,至犹太人定居点,杀三人。

    “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世界若有十分哀愁,九分在耶路撒冷”。

这夹杂着宗教、历史的国家主义和种族主义矛盾,我们难言是非对错,只能希望人们能多一些智慧和善良。

    犹太人在过去几十年完成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回归、复国、扩疆、立身。

    同样,犹太人树敌无数,周边邻国环伺敌人。以色列本土的航空公司,飞机肚子底下都安装了导弹系统系统,因为,飞出去就是敌国。

谈到未来,特拉维夫大学的教授,则表示出了担忧,“因为危机感,犹太人在过去凝聚到一起。可是,未来怎么办?”。

 

【四天课程】

   

犹太人更加吸引我们的,是蓬勃发展的高科技创新产业。中国资本放眼全球的时候发现,除了硅谷,以色列以当仁不让的科技贡献率排名前列。

    以色列这样一个偏居地中海东隅、地域狭小的小国,何以孕育出如此巨大的创新能量?在以色列式创新的产业链中,中国投资者有哪些市场机遇?

    带着这些问题,复旦大学EMBA项目组第一次组织了以色列游学项目,合作方是特拉维夫大学,包季鸣教授带队,主题是“战略思维与创新——以色列模型”。

    拿到课程表的时候,我们发现这是一个逻辑性很强的课程系统设置。鉴于以色列特殊的历史背景,课程的内容安排是:中东局势的历史和现状—犹太民族的特性—中以关系——宏观经济中以美对比——以色列的创新产业概况——创新企业路演……。这是一个循序渐进,抽丝剥茧的过程。

    以色列人为什么爱创新?以色列为什么能创新?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逐渐清晰了认识。

    以色列1948年建国,犹太人从全球各地陆续回国,没有历史包袱,没有路径依赖,每一个犹太人都会根据自己的特长寻找安身立命的工作。

    在以色列游览的时候,我们看着路边干涸荒芜、几无寸草的景象,问到:“流着奶和蜜的土地呢?”每一个以色列人,都无奈地摇了摇头,双手一摊,没有答案。

    资源匮乏应该是以色列创新源头之一。

    例如,缺水的地方不能大面积灌溉,于是以色列率先研发了滴灌技术,Netafim公司用一点点水种出了粮食,现在中国西北一些地区已经引用了Netafim的滴灌技术。同样,以色列的海水淡化技术也领先全球。

    犹太人智商高,随便都能偶遇会十几种语言的路人。犹太人有句俗语“两个犹太人就有三个想法”,犹太人的思考精神和质疑习惯也是保持创新的源动力。

    独特的兵役制度对以色列的社会影响深刻而全面,军队成为培养创新人才和孵化科技创新企业的摇篮。

    生存于复杂的地缘政治环境中的以色列,实行普遍义务兵役制,高中毕业先服兵役,男性三年,女性二年。

 服役者除了要接受严格的体能训练、坚毅的爱国主义教育,还要进行岗位知识和技能培训,就像读技校一样。

  以色列每年投入巨资用于研发国防领域的尖端科技,目前其国防军在网络安全、信息通信、数据分析等领域具备国际一流的技术水平。

    此外,教育以及政府对高科技创新营造了完善的生态环境。尤其是政府参股的孵化器政策,让很多一无所有的普通人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开始创业。

    长久以来,以色列的产业模式是:以色列负责研发创新,拿到美国去应用推广。以色列没有自己叫得响的大企业,却有让大公司爱不释手的应用补充。

    为什么是“研发——卖掉”而不是“研发——壮大”?只有800万人口的以色列缺乏规模应用市场,是重要原因之一。更为基因层面,可能是犹太人内心深处的不安定感。

   中国企业有哪些机会?

   已经被欧美和中国资本“搜刮”了一遍遍的以色列企业,对资本的态度更加精明。不好的企业,会匡了你的钱;好的企业,价格很高。

    更为重要的是,缺乏应用和市场的以色列科技企业,需要的不仅仅是钱,需要中国资本能够带去更好的资源嫁接。如此,两欢。

 


作者介绍

- 王晓庆 -
复旦EMBA 2014秋1班
财新传媒 资深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