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活动 新闻资讯 项目介绍
申请报名
听“波斯王子”讲述中国企业军团如何布局海外市场
2017/10/15

10月14日,在短暂的一小时午间休息后,复旦管院史带楼301教室再次变得热闹起来。按照陈百助教授的要求,同学们在名为“BETA社会”展开虚拟的商业买卖活动,必须要说“BETA社会”的语言,并且执行该社会的商业规则。整个教室俨然变身为一个充斥着异域语言的农贸市场。

授课教授陈百助老师面带微笑地观察着同学们的表现,不时的提醒大家不能用中文,一定要用BETA社会的通行语言进行交流。

这是陈教授的刻意为之:他希望能通过这种有趣的互动,让复旦EMBA同学们对于企业在跨国商业活动中面临的文化差异能有更清晰的认知,而这也是他开设《企业“走出去”的挑战与实践》这门选修课的目的之一。

 

走出去,切忌有勇无谋

走出去很容易,怎样才能走得稳?走得远?

在10月14日下午的课堂上,陈教授首先展示了泰森食品(Tyson Foods Inc.)进入中国市场的案例。这家总部位于美国阿肯色州斯普林代尔市的品牌,被同学们戏称为“乡镇企业”。以保守出名的泰森食品在决定进入中国市场之前,曾花费100万美金,聘请麦肯锡帮忙做调查报告。

麦肯锡给出两条建议:中国市场一定要开发,要请一位懂中国的CEO。

进入中国后,泰森应该自己做品牌还是坚持做食品供应商?应该收购成熟企业还是小型公司?陈教授抛出的一系列问题,引发同学们的热烈响应,陈教授手中的话筒不断在教室里穿梭,放大了每一个踊跃回答的答案。

借助泰森从美国走向中国的案例,陈教授想要让大家明白,自身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面对不同国家的文化差异、政策规范,合规合法的进行投资合作,因地制宜的制定市场战略,才能在故乡之外的土地上扎根、壮大。

陈教授认为,随着中国企业规模的壮大,已经逐渐告别贴牌加工为主的低端代工生产,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部署海外市场,对技术、渠道都有更高的渴望。但盲目出走,很难满载而归。近两年屡见不鲜的失败案例已经为大家敲响警钟。决定走出去之前,一定要做足功课,对国外的法律法规、风土人情、安全风险等都具备足够的认知,才能更好的汇入全球化浪潮当中。

基于上述问题,陈教授在开设《企业“走出去”的挑战与实践》选修课时,在课程设置上融入了大量中外企业走出去的实践案例。除去第一天从宏观视角分析中国在全球化中扮演的角色外,后续三天的课程全部是从微观角度出发,通过剖析案例,对风险方案、法律法规、文化冲突等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会遇到的诸多问题进行讲解,让同学们对于“走出去”这三个字有一番全新、深刻的认识。

 

出走or深耕,不过是殊途同归

虽然陈教授的课程谈的是关于企业“走出去”的问题,但并不代表选择这门课的同学都认可“走出去”。

2016春1班的杨军同学有着多年的零售行业管理经验,对于中国企业是否需要走出去,他有着自己的思考。“中国很多零售企业都在拓展海外业务,比如开设分公司,进行供应链采购等,但是也遇到了很多困境。在中国市场还没耕耘好的的情况下,我觉得不要着急走出去,否则出去后会遇到更多的问题,不利于自己的发展。”

以中国大商集团为例,2016年该集团成功收购澳大利亚的黑金和牛牧场,这是这座优质牧场116年的首次易主。与之相对的,是中国投资者收购占有的农场面积近1400万公顷,已经使中国成为澳大利亚第二大农场主。资本出海捷报不断,但如何消化这千万公顷产出的农副产品,也是当下摆在中国投资人面前的一道难题,这当中就有每年需要消化50万头澳牛的大商集团。

与杨军同学不同,2016春2班的沈俊同学,则是带着“走出去”过程中遇到的诸多问题来陈老师的课堂上寻求干货。

沈俊曾有为多个外企、央企的跨国投资服务的经验,对于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面临的法律、监管调率、文化等方面的问题有着切身体会。“有些走出去的收购案例是非常值得学习的,比如光明就收购了意大利橄榄油巨头Salov,这些资源是不可替代的,这种收购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对于近年来一再被热议的“一带一路”,沈俊同样认为这是中国企业以及管理者寻找机遇和快速融入国际化的良好契机。“一带一路无论对于央企还是民营企业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检验,能否找到市场突破口,能否在负载的环境中生存下来,都有太多的可能性。”

杨军的观点和沈俊一致,他也认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充满了无限机遇和可能。但他同时也认为,正式因为机会太多,导致大量管理人面对机会太过浮躁。“如果把最优秀的资源、人才都输出都国外,中国市场就很难崛起,最后只能沦为为别人做嫁衣裳的命运。就像全世界最好的手机生产企业在中国,但却只能为别人提供生产加工。”

对此,陈教授的对于中国企业走出去这一问题的总结也许能更好的整理出两两位同学的观点:“刚开始总归要教一点学费,慢慢成熟了就好。华为、小米、中信这些手机品牌在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不错,但要进入西方高端市场,还有一段路要走的。很高兴看到很多中国企业在国外收购的都是关于生物制药、新材料、新能源技术之类的公司,根本目的是转换到中国来,为中国市场服务,这才是最重要的。”

 

陈教授的课堂更像是一个百家争鸣的论坛,用杨军同学的话讲就是“陈教授会充分引导大家参与发言,课堂上也经常会出现不同观点之间的冲突。这让大家觉得交流起来很自由,又很有收获。”

这一个充实而精彩的下午,不过是同样充实而精彩的四天课程的一个缩影。你会看到在教室里不停穿梭的陈教授,手中的话筒被递给每一个举手发言的同学;而在每一次递出话筒前,陈教授都会认真念出同学的名字,然后如一个渴望新知的孩童般,认真听完同学的发言,点评后再转身去寻找下一位发言的同学。

四天的课程很短,而陈教授希望每位同学上完最后一堂课,都能记住他开设这门课的初衷:

“首先,希望大家知道,虽然走出去有很多挑战,但是也有更多机会。其次,走出去不是目的,也不是手段,不要为了走出去而走出去,要明白走出去的根本目的,是能够让自己做大,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