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活动 新闻资讯 项目介绍
申请报名
矿工“逆袭”成世界级银行家,且看姜建清的金融管理学
2018/05/04

从工商银行董事长之位卸任后,如今的姜建清有一个新的身份——中东欧金融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生于1953年的姜建清,17岁汇入了上山下乡的洪流之中,在江西农村务农,后来又到河南一个煤矿工作了3年。1979年,姜建清正式进入银行业,边工作边学习,直至获得博士学位。在担任工商银行行长之职的16年中,姜建清带领工行完成股份制改造、上市,并且跃居全球资产规模排名第一的宇宙大行,他也被誉为世界级银行家。

 

在由复旦管理学奖励基金会、复旦大学东方管理研究院与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开展的“改变世界——中国杰出企业家管理思想访谈录”第2集中,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复旦大学EMBA授课教师苏勇与姜建清就银行管理学展开了精彩对话。

企业家 | 姜建清

中国-中东欧金融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

前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

访谈者 | 苏 勇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复旦大学东方管理研究院院长

 

- 访谈实录 -

 

苏勇:中东欧基金和其他基金有什么区别?

 

姜建清:从运作模式、所遵循的规则来看,它和一般的基金是一样的。中国-中东欧基金有三方面的特点:

 

一是政府支持,商业运作,市场导向。我们的基金是“16+1”的机制,就是中国和中东欧16国每年有一个合作的会议机制,在这个机制上,正式确定要成立中国-中东欧金融公司和中国-中东欧基金。根据这个要求,我们从2016年开始筹办,当年11月正式开始运作。

 

二是规模比较大。我们标的为100亿欧元,大大超过现在国内的一般基金,将来有能力在中东欧地区从事投资等业务,带动、促进中国和中东欧国家之间的合作,受到了中国和中东欧国家的欢迎。我们和波兰、捷克、拉脱维亚都已经签订了备忘录,其他的一些中东欧国家也都非常积极,表示愿意参加,所以规模比较大。

 

三是比较区域化。很多的投资基金或者定位于中国,或者定位于全球,像我们定位于中东欧这样一个特定地区的比较少。

 

苏勇:政府支持,商业化运作,市场导向,资金规模比较大,聚焦于中东欧地区,这和中国政府现在倡导的“一带一路”合作是密切配合的。

 

姜建清:是的,中东欧地区就是“一带一路”中间的一个重要节点,从中国到中亚,再到中东欧,然后到西欧,所有的中东欧国家都是“一带一路”组成成员国。

 

苏勇:就是在经济上用投资项目来推动“一带一路”的发展?

 

姜建清:对,通过这个平台聚集全球的资本和中国的动力,用金融创新的方式来支持“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

苏勇:外界评论说你的风格审慎、稳健。你觉得在你掌舵中国工商银行的16年间,这些审慎、稳健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

 

姜建清:我觉得一个银行家,不一定只是对我来说,对所有的银行家来说都应该审慎、稳健,这是银行职业的要求。

 

拿负债表来看,资本占全部资产的比重是非常低的,只有10%左右,国外有些银行连10%都不到,核心资本也就是4%-6%。大量的钱被称为负债,对老百姓来说就是存款,老百姓的存款、企业的存款、政府机构的存款构成了资金的主要来源,我们再把这些资金发放贷款,实现了从储蓄到投资的转化,并且支持了国民经济的发展。

 

这些钱是谁的?是大家的。所以银行履行的是信托责任,大家把钱存在这里是相信你,你怎么归还大家?这是一个非常朴素的道理,也是商业银行的核心意义所在。我们要有三性:安全性、流动性、效益性,安全性要放在第一位。

 

苏勇:但是为什么大家会对你有这种评价,可能的因素是什么?

 

姜建清:我想非常重要的就是,从这几十年来经历的中国金融改革的风风雨雨,我们越来越深刻地理解到了邓小平说的银行要办成真正银行的含义。过去的银行说是金库,也就是出纳,你来领钱我就给你钱,不是一个真正的银行。

 

历届的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一再强调,商业银行要遵循自身规律去办事,这些对我的影响是非常深刻的,特别是亲手经历了从技术上已经破产,有巨额不良资产和财务包袱的银行,在中国政府的支持和大家共同的努力下,通过艰难改革,凤凰涅磐,走出低谷,这对自己是刻骨铭心的。我想,做商业银行的管理者永远不能忘记审慎、稳健。

苏勇:你怎么看自己在工行16年的发展?

 

姜建清:我感到非常幸运,经历了中国商业银行从国有专业银行到国有独立银行,再到股份制上市银行的转变;从一个相对比较简单的存放汇业务为主的银行,变成综合化、多元化的金融服务机构;从国内的银行走向世界,成为全球化银行;从国内全球排列比较居后的银行,成为全球领先的银行,大家给我们的一个称号是“宇宙行”;从一个被西方认为技术上已经破产的银行,转变成在全世界领先,为全世界许多同业所赞誉的一家银行,这是我们的信用。

 

苏勇:你曾经讲过一句话,主管一家银行好像在跑马拉松,这是为什么?

 

姜建清:因为银行这个行业非常特殊,经营绩效反映在当期,风险是在之后反映的,这是一个方面;第二,按照一个周期来看,有时候银行在上行周期的时候,风险不容易暴露,而在下行周期的时候,会集中爆发。所以,一个商业银行家要完整地经历一次周期才能真正检验经营效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做银行家是跑马拉松,不能寄希望于100米、1000米,甚至10000米的时候掌声响起来。

 

苏勇:这个总结得非常好,一个是当期,一个是整个周期,经济上行、下行的问题。

 

姜建清:所以要想当金融家,想当官,干两年就拍屁股走路,风险留在后面,这不是一个真正的金融家。

文章来源/复旦管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