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活动 新闻资讯 项目介绍
申请报名
四十岁,重返校园 ——复旦大学EMBA2018春新生访谈(上)
2018/05/13

5月16日,复旦EMBA将迎来新一批学生。为什么来读EMBA?“提高管理能力、拓展人脉”一定是答案里的必选项,但对选择复旦EMBA的人来说,又多了一些有关人生的思考。我们邀请了8名2018春EMBA的新生,请他们谈谈如何与复旦EMBA结缘,又对即将展开的两年学习有哪些期望。访谈将分上下两期发布,上期我们将带来5位年过四十的学生讲述。

人们都说“四十不惑”,十多年的人间历练,没有了初入社会的青涩,对人生百态不再会有愤怒乃至惊讶,仿佛再也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但这一刻,走在人生的中点,我们仿佛也耗尽了青春的梦想,下一刻该走向何方,该以什么样的姿态迎接人生的下半场,又成了40岁的困惑,他们期望带着一颗赤子之心重返校园来化解这一困惑。

1998年辞去纺织国企的工作,跨专业开始创业之路,把一个小作坊,经营成燃气气体贸易计量行业排名第三的民营企业,郭琪说,学习是一个人保持活力和激情的最好方式,企业掌门人的成长决定了企业能够走多远。
 
“和一些同行相比,我们本来应该做得更好”,在创业十多年后,郭琪越来越觉得自己已经跟不上企业的需求,“虽然我一直都在学习,最初在工作期间走读旁听专业课程,现在会利用一切碎片化时间学习专业知识,积累行业经验”。
 
是时候回到学校去系统学习了,郭琪觉得,“碎片化学习可以让你不落伍,但要想在一个领域深度学习,必须辟出一整块时间回到校园跟着老师学习。”

2017年春天,郭琪有机会前往复旦大学参加为期一周的管理培训,这也使他对EMBA有了新的认识,“我之前一直认为EMBA是‘花钱混圈子’,2016年开始EMBA入学需要参加全国联考显示EMBA除了物质门槛,也是需要文化门槛的。”郭琪没再犹豫,立刻报考复旦大学EMBA。
 
“复旦老师的渊博学识、人格魅力,以及校园环境打动了我”,郭琪称,最吸引他的可能并不是那些企业案例,复旦老师旁征博引、以历史照进现实对时事政治的深度剖析,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2004年和大学同学一起创业,如今侍东年过四十,如果这样一步步走下去也不是不可以,有两个孩子,家庭和睦;企业没有亟待解决的危机,还算发展稳定。但侍东却觉得人生的路不应该就这样走下去。
 
“前年,有了第二个小孩后,为了兼顾工作和家庭,我几乎没再完整地看过一本书”,当侍东意识到这一点后,自己也感到惊讶。“我觉得人总应该有一个独立的时间,静下来,思考一些问题,沉淀一些思想。”
 
侍东选择了复旦大学EMBA,正是想给自己一个机会,“物质的富有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思想的富有,并能够以此感染更多的人。”

侍东希望自己的小孩长大后,能够觉得自己的父亲不仅是一个会赚钱的爸爸,而且是一个有思想的勤奋的父亲,“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小孩超过自己,要想孩子更优秀,自己则必须首先更优秀。”
 
他希望复旦大学EMBA的学习,将带领他进入另一个人生阶段,在事业上能看得更高更远,企业不仅仅是赚钱的工具,而能成为一个具有社会价值、具备长远发展潜力的商业企业;在个人生活上,能将自己变成一个更好的人,一个能够给别人带来积极影响的老板、父亲、朋友。

陈碧辉很忙,电话接通后,他说很抱歉,因为又有了突发情况要处理一下。如果时间改到早上,他说需要早一点。“9点可以吗?”“7点。”

但是对于报考今后每个月将有四天时间从杭州来到复旦学习的 EMBA 课程,陈碧辉却没有什么犹豫,“我都不记得从开始想这件事,到最后决定报名,中间有什么过程。”

陈碧辉并没有将报考 EMBA 看作一件特别重大的事情,“对我来说,它应该不会对我产生特别重大的改变,包括生活方式。”对他而言,读书、学习原本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读EMBA 大概就像别人去登珠峰一样,只是一种想去尝试的生活体验,系统的、深入地进行一段时间的学习,“比较起来,EMBA应该是一种相对安全的生活体验”,他笑着说。

如果说心底里对于报考 EMBA 持有什么深远的意义,陈碧辉觉得可能希望借此给儿子做一个表率,“我一把老骨头了,还能去学校学习,希望他将来也能积极向上,活到老学到老。”
 
读复旦EMBA可能还会给他带来的好处大概是,今后会有更多的机会来到上海,不是因为工作,而是慢慢地体验上海。

就职于咨询公司的杨涛是一名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但心底里也会对那些新入职的90后下属有一些忌惮,“我所在的公司业务会涉及到很多前端市场,对人才的要求很高,所以招进来的新人一般都是高学历,很多有海外留学经历,知识面很广,逻辑思维强”,这些隐隐地也给作为领导者的杨涛带来些许压力,感到“必须自己也得赶紧充充电”,升级自己的管理知识。
 
除了90后带来的压力,身边朋友的榜样作用也给了他更多的触动,“以前想要读书,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说服自己不要再折腾了,但身边有一个亦师亦友的同行,他工作也非常忙、经常出差,但却利用业余时间读完了博士课程,这给我树立了榜样。”
 
杨涛也希望通过在复旦EMBA的学习弥补自己教育经历上的遗憾。中学时因为贪玩没有考上一所理想的高中、大学,是杨涛多年的一个心结,来到复旦读EMBA,可以解开这个心结的了。

“为什么要去复旦大学读 EMBA?”
 
从事法律工作多年的唐迎鸾觉得,相比于工作的需要,她更希望在复旦两年的学习经历能为自己的人生开启一段新的篇章。
 
唐迎鸾说,选择去复旦读 EMBA,最直接的原因正是工作十多年,一直忙于业务的拓展,疏于法律之外的人文、管理知识的学习,当工作中需要用到相关知识的时候,时常感到力有不逮。因此希望有机会可以沉浸于一段新的旅程当中——新的同学、新的学习内容以及新的学习方式,在不断的学习中开拓自己的思维、提升自己的眼界,自信地走在复旦校园里。
 
“对于年过四十岁的人来说,人生需要开启新的规划”,唐迎鸾觉得去读 EMBA,仿佛是在人生路上设立一个驿站,一路狂奔,可以休整好明日再重新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