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活动 新闻资讯 项目介绍
申请报名
这一天,我等了50年 ——复旦大学EMBA2018春新生访谈(下)
2018/05/14

这一期出场的三名学生,可能不是复旦EMBA最典型的学生,但是他们背后的故事却深深打动了复旦的教授、老师和工作人员。

这一天,我等了50年

对于现代人而言,大学是必然的教育经历,但对于曾经身处特殊年代的金月芳来说,大学是她埋藏在心底50年的梦想;很多人学习是为了提升自己,而曹崇彦却肩负的是离世丈夫的教育梦想;作为“复二代”的刘宏韬,十多年里见证了父亲的同窗情谊,如今成为家族企业独当一面的新掌门,他也希望从复旦EMBA收获那样一份深情厚谊。

“小的时候,我一直以为读大学是我人生的必然经历,但没想到竟然错过了50年”,金月芳不是一名典型的 EMBA学员,但和很多 EMBA 学员相比,她应该是最期盼开学的一员。

1966年毕业于上海第二女子中学的金月芳,从小是一名热爱学习的学生,“我上学的时候成绩一直都很不错,在学校里担任班长,大队长”,入大学似乎是一条顺理成章的路,可初中毕业后,却因为遭遇文化大革命,金月芳从此告别了校园。

下乡时,因为父亲的原因政审不合格的金月芳没能得到推荐入学的机会;恢复高考后,又因自己身体的原因,直接成了家进了工厂,然后又去了机关。

虽然期间通过自学考试,金月芳拿到了大专文凭,但是没能在校园里上大学的遗憾一直留在心底里。“三十多岁被公派到香港的时候,也曾想过出国留学,但上有老下有小,工作上领导也不批准我离开,最后还是没有忍心走”,从国企到自我创业,我金月芳一边忙着自己的公司事务,一边帮子女照顾着孙辈,一晃又过去了两个十年。

“到了去年底,小外孙上了幼儿园,我女儿跟我说,’妈妈,你可以不用每天过来了”,我听后一身轻松,余生该为自己活了。我最想做的是什么呢?我最想圆大学梦。”金月芳说,有了这个想法后,自己不太好意思跟周边的人说,怕别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她,“怕别人说这么大年纪了,还折腾个啥?”但身边知道这件事的亲们都很支持她,女儿主动替她补习英语,自己的先生开玩笑地说,“能够听懂一半就已经是成功。”打太极拳的教师拳友也主动要求给她补课,支持她参加联考。

金月芳说,她太享受学习的过程了,“当我骑着单车去老师家补课时,觉得这个过程实在太美好了。”相信回归校园是她人生路上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曹崇彦和儿子有个约定,“今年秋天在复旦大学会合”。
 
在去年秋天之前,曹崇彦压根不会想到,在做了十多年的全职妈妈后,她会如此急迫地想要重回校园,重回课堂学习。
 
曹崇彦和先生魏鹏原本均在上海做律师,因接手了一些青少年犯罪的案件后,先生萌生了从事教育的想法,在家人朋友的鼓励下,先生和曹崇彦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老家山东诸城开始了办学之路。
 
诸城是位于泰沂山脉与胶潍平原交界处的一个县级市,和中国的很多城镇一样,这里的孩子要想有出息,大多只有考高中、上大学一条路,否则就会进入职业教育的社会大熔炉。一些没有进入四所重点高中的孩子,早早地在求学之路上偏离了轨道。
 
曹崇彦和先生魏鹏想为那些没有考上高中的孩子铺设一条梦想之路!在2012年创办了当地第一所民办中学。“很多人替我们捏了一把汗,因为没有先例,教育局给我们的大学本科录取指标是零。”曹崇彦说,但是先生魏鹏凭借着自己的一腔热情硬是让中学在一年后便走上正规,2017年超然中学有了第一批毕业生,735名应届高中毕业生中本科录取人数达到了206人。一名考入青岛科技大学的孩子当年考入中学时数学、英语分别是9分、11分。

但在曹崇彦看来,最值得她和先生骄傲的是,这些当初没有考入当地重点中学的孩子变了,懂得感恩,变得讲礼貌了,整体素养得到提升了。“以前有个孩子放学就在家打游戏,去年过年他不仅主动帮助招呼客人,还提出要去看爷爷。这个世界上学识渊博的人很多,教育不仅仅要教人知识,更重要的是要让孩子变成德行深厚的人。”
 
曹崇彦原本是这一切的分享者、旁观者,但是在去年9月,先生的猝然离世改变了这一切。“他是我认识的最好的人”,先生的离世不仅让曹崇彦失去了亲人,也将她从家庭推向了职场,“我原来只是希望能够将两个孩子好好抚养长大,但是我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大家希望我能够继续完成先生的理想”。超然中学现在不仅有高中还有幼儿园、小学、初中,但先生的梦想是将来还要建立一所大学,在大家看来,曹崇彦是这一梦想的唯一继承人。
 
“我被逼着到了台前”,尽管有家人、员工的支持,但曹崇彦仍然觉得力不从心。目前超然中学在校学生超过8000名,教职工近800名,“管理知识、对外协调能力,都不行”,在朋友的建议下,曹崇彦决定回到上海系统学习管理知识,“我在上海生活过,喜欢上海,喜欢复旦的校园氛围,在复旦有很多朋友,也有朋友在复旦读过 EMBA,他们觉得课程设置很务实,确实能学到很多知识,所以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复旦 EMBA。”
 
今年曹崇彦的儿子也要考大学,她希望儿子也能考上复旦,“我和儿子约好了,秋天在复旦会和。”

刘宏韬虽然是在去年年底才决定报名复旦EMBA,但去读复旦EMBA 这件事在十多年前已经埋下了种子。

“我还在读大一的时候,我的父亲成为了第一届复旦EMBA的学员,从那个时候起,复旦EMBA就对我们家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刘宏韬说,父亲身为家族企业的掌门人,虽然平常工作非常繁忙,但是每年总会固定有三四次和EMBA同学聚会,从参加学校的庆典到同学们私底下的小聚会,父亲从不会缺席,“父亲非常珍惜这份同学友谊,可能是人步入社会,到了一定的年龄后,很难再遇到几个惺惺相惜的朋友。”和父亲一起工作后,刘宏韬偶尔也会参与其中,惊讶于这种同学情谊的浓厚。无论是家族的事业还是他们的个人生活,父亲的同学们似乎都会发挥着一些影响。

如今替代父亲作为家族企业的顶梁柱,刘宏韬似乎也面临了当年父亲前去读EMBA时的困惑,“从前都是主攻业务方面的专业知识,工作8年尤其是统管家族企业后,会明显感到自己在管理知识方面的欠缺,就像很多企业高层管理者一样,心中会有迷茫,可是身边能够帮助自己的人却不多。”刘宏韬觉得前往复旦 EMBA 不仅可以帮助他提升管理能力,一定也会让他收获父亲拥有的那样一份同学情谊,“在人与人的交往中,人文情怀其实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复旦倡导自由而无用的灵魂,非常注重人文情怀,今后我拥有同样的一份友谊应该也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