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合作办学23年
始于1996
立即申请

严复和复旦公学

严名

严复,初名宗光,改名传初,字又陵,又字几道,福建侯官(今福州市)人。是我国近代史上主要的启蒙思想家,为清末输入西方资产阶级先进学术思想的第一人。

严复十四岁时,以第一名考取左宗棠创办的福州船政学堂,习驾驶。五年后以最优等成绩毕业,分发到军舰上实习。一八七七年,奉派到英国留学,入格林威治海军学院学习。一八七九年六月回国,任福州船政学堂教习。一八八零年,李鸿章调他任天津北洋水师学堂总教习(教务长),以后升任会办(副校长)、总办(校长)。一九零年义和团反帝运动高涨,八国联军入侵,严复移居上海闸北新垃圾桥北长康里175号,从此脱离该校。

一八九四年,甲午战败,举国震惊。严复深受刺激。翌年,他在天津《直报》上发表《论世变之亟》、《救亡论诀》、《原强》、《闢韩》等四篇论文,全面地提出了他的资产阶级民主思想,批判君主专制理论,强烈要求通过创设议会和提倡西学来挽救中国。与此同时,严复还把英国赫胥黎的《进化与伦理》论文集中的前两篇译为中文,定名《天演论》,第一次把达尔文的进化论输入中国。《天演论》在正式出版前,一八九七年先在《国闻报》上连载,立即轰动了中国的知识界,影响极为深远。当时,吴汝纶、康有为、梁启超,乃至以后的鲁迅、胡适等人,无不交口称誉,受其影响不多几时,《天演论》风靡全国,成为改良政治的理论根据;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则成为社会上流行的口头禅了。此后,严复又翻译了《原富》、《法意》、《穆勒名学》等一系列西方资产阶级哲学社会科学的名著,并在书中加了大量按语,发挥自己的见解,成为当时传播西方资本主义新文化的总代表。

严复的思想中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废除八股,讲求西学,兴办学校,培养人才。他积极支持复旦公学,当与此有关。

一九零五年二月,法国徐家汇天主堂耶稣会中帝国主义分子,阴谋夺取震旦学院领导权。震旦全体爱国师生和创办人马相伯,毅然一起离开原借徐家汇天主堂校址,另行创办复旦公学。严复时在法国,马去电请他回国"合办新学院"。五月,严由欧洲回国,对新生的复旦不遗余力地给予支持。当时,由严复领衔,曾铸、汤寿潜、袁希涛、萨镇冰、熊希龄、张謇、狄葆贤等人具名,发表《复旦公学集捐公启》,向社会各界募集办学资金。这篇《公启》,说理透彻、语句典雅,从论点和文风来看,当出自严复的手笔。

同年六月廿一日,复旦公学刊出广告:“本学的教授管理法,由严几道和马相伯两先生评定”。事实正是如此,一九零五年制定的复旦公学第一份章程,其中不少提法与严复的一贯思想符合。这份章程当系马相伯与严复共同制定的。

当时,复旦公学由马相伯任校长,聘严复为总教习。严以复旦“主意之人太多,恐办不下”,决定辞去。虽然如此,七月二十四日,复旦第一次招生时,严复仍与马相伯共同主试。一九零六年十月,马相伯前往日本,辞去复旦校长职务。严复应马相伯和复旦同学之请,担任了复旦公学的监督(校长)。为了解决复旦公学的经费,严复曾去南京访问两江总督、南洋大臣端方。经端方同意,从一九零七年起,由地方财政中日拨纹银一千四百两为复旦经费,复旦财政拮据状况始稍缓和。

严复担任复旦公学监督期间,励精图治,亲自批阅学生翻译作品,并请美国武官来校教体操。特别是当时学校布告,均由严复亲自撰拟和抄写,词句骈丽,书法秀逸,深为同学喜爱,有人一看布告出来,立即摄影保存,一时传为佳话。

一九零七年以后,严复辞去复旦监督职务,由夏敬观(剑丞)继任,但对复旦仍极关心。其时,复旦数学教员周益卿生病,一时无人上课。夏请严复设法。严即给其学生伍光建写信,转托伍介绍适当人选,协助维持复旦,“亦一盛德事耳”。

由上可见,在复旦创立过程中,严复是作出重要贡献的,值得我们深切怀念。

(本文经赵少茎增益)

 

注:本文原载于1985年6月4日复旦大学校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