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爱国:拯救实体经济亟需政府改革
C:\Documents and Settings\youxf\桌面\2014蓝墨水新年论坛回顾专题网站\现场图片\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财务金融系教授 孔爱国.jpg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财务金融系教授孔爱国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2014蓝墨水新年论坛在1月18日举行,以下为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财务金融系孔爱国教授演讲实录。

孔爱国:新经济到底好不好,中国的新经济没有准备好,但是泡沫就吹起来了,中国人有一个特点,当一个东西赚钱了,我们一起起来把它生产到不赚钱为止,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新经济帮的就是倒忙,99年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那时候去美国访问,我就特别喜欢提新经济这个词,觉得美国真是一个天堂,因为新经济对提高传统的经济有非常大的作用,但是我现在不怎么提,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现在在新经济里面出现的人和事,我们仔细慢慢的想都是让我们很悲痛,为什么这样子呢?当我们缺少信用体系的时候马云出来了,马云的淘宝好像帮我们建立了整个信用体系一样的,这是大错特错,为什么?因为他的淘宝不能够跟国际接轨,因为美国人不用淘宝,日本人不用淘宝,欧盟人不用淘宝,我们不能用淘宝走向世界,所以我们必须回过头来补课,补什么课?建立自己的信用体系,所以马云值得不值得推崇?我很欣赏他的商业模式,但是我为他的未来担忧,为什么呢?十八届三中全会提了,我们银行要对内开放,要对外开放,当银行都开放的时候,当银行都愿意帮个人和企业办理业务的时候,到时候有多少人用淘宝呢?新经济的东西大家还是要凝神静气,不要炒的太多。核心的问题,拯救中国的经济是需要把传统的东西做好,因为我们传统的东西做不好的话新经济也是无源之水,为什么呢?因为大家可以去看到,中国的实体经济,因为我们今天用实体经济,其实我更倾向于用制造业,我们徐总他说他是做实体的,他的实体的概念还是赌场概念,最重要的还是制造业,为什么制造业这么重要呢?因为对全社会来讲,创造财富来自于制造业,财富是制造出来的,可是中国的制造业今天为什么这么困难?大家可以去想一想,我觉得因为有很多个节点都把它制约住了,所以我觉得要打通它的关键,我用了一个词,叫通关,打通关键有几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就是我们浅层看得到的,实体企业最困难的地方是成本不断上升,水电煤气油,这些基础东西的价格都是在不但上升,而且能源跟国际接轨,为什么这些东西的价格一定要跟国际接轨?我觉得是骗人的,其实没有必要,因为这些东西都被利益集团垄断了,所以他们有很好的代言人,他们有很好的首席经济学家帮他们发表言论,所以这是错误的观点,这是不正确的,这是我们从成本上来看。第二个我们从银行的角度来看,有多少银行真正原以为我们制造业服务呢?真正为我们民营的制造业服务,因为国有的制造业我不抱有任何希望,如果国有制造业还有希望的话我们不太可能产生79年的改革,也不太可能产生92年的南巡讲话,所以问题还是在民营的方面,我们有多少银行愿意帮助这些制造业的提升呢?所以刚才马骏也讲了,我们利率要浮动,供需关系还没搞清楚,先把价格搞起来,这是79年改革失误的地方,我们还要重犯这个错误呢?这个比较搞笑,需求放开供给就得放开,只有两个都放开我们才能谈得上价格放开,我们现在有多少个民营企业,有多少个制造业可以跟我们银行谈价,你把利率降下来,这是不可能的,我们现在把利率放开,事实上是把民营的制造业往死路上逼,这是很可怕的,中央为什么制定这个政策我也不是很清楚,总理碰到了问题找马云谈,碰到问题了找马骏谈,找他们谈不解决问题,为什么?因为他们不创造价值,他们都是转移价值的,应该找濒临破产的制造业老板谈,这样才能找到他们需要什么,银行的角度来看,这是面临的一个关节,怎么打通。从制造业成长的市场来看,今天的市场已经被严重的区隔化了,怎么去建立一个统一的大市场,消除这种区隔化,最重要的一点,我们的制造业利润不增长,税收在不断的增长,怎么把税收的关节打通?靠克强总理一个人比较困难,政府这个词不是很恰当的表述,因为我们有各级政府,它们收税,它们罚款,这种动力是无穷大的,所以我们的制造业在浅层次上面临四个问题,怎么打通这个关节,深层次的角度来看,再往前走一步,中国经济制造业面临大的困难,08年、09年中国政府投入的扩张,导致今天收入分配和财富分配巨大差异的拉开,这个财富的拉开之后事实上中国的中产阶级已经慢慢的消失了,中产阶级没有了,当中国的中产阶级没有,事实上中国的制造业就相当困难,为什么困难?因为我们找不到市场,我们只能为外国人代工,我们自己的市场没有了,这是第二个层面的问题,如何解决中产阶级的成长?这是14年摆在我们面前的,如果没有广大中产阶级的成长,未来中国经济的振兴简直就是一句空话,是做不到的,怎样让中产阶级成长呢?核心的问题,税收体制必须改革,不能全国13亿人统一的税率,不可以全中国所有的企业都是统一的税率,这是不可以的,这就说明我们全国人大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大,因为它不了解这个情况。解决第二层面上的问题就是中产阶级的问题,解决中产阶级的问题就是解决税收的问题,解决税收的问题核心层面就来了,政府的改革,要减少税政府必须少花钱,政府怎样才能少花钱?我们新的政府上来了做的不错,八项规定,让大家少花钱了,其实这些少花钱看起来好像是少花了,关键的问题对我们来讲不是多花少花,要透明,不透明是没有价值的,为什么?你今天少花了,明天将会把它扳回来,所有东西要透明,这些确实是制约中国实体经济成长的关键,如何打通这些关键,2014年是我们的起步之年,这是一个起点,所以我们在这里探讨2014经济的时候,好像我们只关心这一年,其实不是,这只是我们新的起点的一年,未来更重要,十八届三中全会管到2020年,这个报告是管七年的,14年只是起步,所以我们对未来只能说抱着良好的期待,是不是真的呢?那就慢慢等吧,为什么呢?因为政府说话到底可靠不可靠,家宝执政的时候每年差不多把所有的话都讲一遍,后来让我们很失望,失望的最后现在新政府上台了,已经放到党的文件当中去了,真的要解决实体企业是非常重要的,实体企业重要在什么地方?解决衣食住行,只要有人类生存,这四大产业是特别重要的,不能像马骏刚才讲,出口还要在成长,这个很危险,为什么?他讲的东西都是对的,政府就想走这一条路,走这一条路其实是很危险的,因为再进一步刺激出口的成长,这才加大了我们对外部经济的摩擦,其实要改变经济增长的方式,不改变经济增长的方式我们的实体企业没有出头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