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长江:如何为实体经济插上新的翅膀
C:\Documents and Settings\youxf\桌面\2014蓝墨水新年论坛回顾专题网站\现场图片\江苏文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徐长江.JPG
江苏文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校友 徐长江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2014蓝墨水新年论坛在1月18日举行,以下为江苏文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校友徐长江先生演讲实录。

徐长江: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能来复旦参加蓝墨水的活动我感到非常荣幸。由于我们历史的原因,像我这个年纪的人在年轻的时候我们没有碰到多少墨水,当事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记得五年之前我来到了复旦,当时大家问你这个年纪的人还来复旦干什么?我当时跟大家讲,想到复旦来学一个知识,如何在企业退下来。今天活动一开始我接到邀请时,看到的题目是深度探讨实体经济与新经济的发展之路,我感觉到有点犯难,因为实体经济和新经济的发展,这是一个比较宏观的话题,要加上再深入探讨那就更难了。实体经济,我过去做的是星级酒店、连锁商业这样的实体经济,新经济是什么?新经济就是互联网,类似这种产业,我们的传统企业也有新经济。今天的两位嘉宾,红杉资本和腾讯是另一种新经济。我们企业当年起步的时候没有资本,也没有IT这样企业,那时候我们做企业很简单,一个是要胆子大,要能吃苦,要有灵感,要善于吸收新的东西,企业做到今天,这个新形势下,互联网的电商的一些业态的兴起,如果我们再不和这样的企业得交道的话是不行的,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为实体经济插上新的士邦。
  简单为大家介绍一下我们企业,我们是文峰集团,上海都知道文峰理发店,这个跟我们有点关系,95年我们没看好这个行业,95年那时候我们有一个老总在上海开房地产,房产很不好,他没事干就开了几个理发店,租了几个地方,我们哪是开理发店的企业,发现以后就让这个老总卖掉,不要,当时连牌照一起卖了,像你们投资一样的,如果有那么大的眼光的话,这么多年来基金要是看重它今天就是不一样了,发展的很多。我们文峰是发源于江苏南通的综合性企业,我们的总部在南通,我们是酒店业起家的,酒店业实际上当时改革开放的初期是小酒店,由于外资的进入把我们逼的无路可走,我们就开始比较早的走向市场经济,比较早的进入了竞争的业态,实际上也是个好事,那时候我们酒店业资金很少,商业流动性很大,现金流量很大,我们就开始不务正业,搞了我们现在的主力业态,百货连锁,2012年我们百货连锁的排名在全国第八位,后来我们就零售业发展到汽车贸易,大家上海大街小巷看到的4S店,我们4S店也有40多亿,再加上搞点地产,搞点投资,零售板块是我们最大的一块板块,2011年在上交所上市的,比如说上海我们在浦东五莲路口有一个10万平方的文峰广场,今年5月份我们在离这里很近的,控江路我们花14亿收购的一个广场,5月份会开业,昨天我们在松江又拍了一块地,经过这么多年发展,我们要在华东地区有所作为了,零售业不扩规模就是死,扩规模反而能找出一点生路来。这两年传统的零售企业不好做,搞起的房租,同业竞争的加剧,新的业态不断涌现,购物中心、电子商务,新的业态替代迅速崛起,传统的零售业在寒冬里已经熬了很久了,有的已经熬不住了开始关店了,我们这个企业可能前几年在发展顺利的时候,刚开始发展是97到99年这三年,这时候百货业最不好,当时包括国有的百货业业态都很落后,有时候小县城五六点钟就要关门了,当时我们做这个业态的时候成本很低,连续租了很多地方,一个三万平方的中心百货店,只要你带500个职工或者600个职工,租了一年200万,租20年,但是投资要不得了,投资要好几个亿,当时就连续这么做,这个企业得到了发展,后几年做的还可以,也是歪打正着了,当时效益还可以,先不着急把摊子铺的过大,在我们成熟的商圈里,三四县城市的商圈里,开的好的地方我们都搞自己的物业,我们从06年、07年到今天,我们自有商业物业,自有的固定资产商铺有120万平方米,在市场竞争这么激烈的条件下我们租赁成本没再往上升,当初我们的做法是为过冬储备了能量,现在冬天来了,电商来了,新的业态来了,我们这个能量就释放出来了。
  今天讨论的主题是深度探讨实体经济与新经济的关系,在去年和今年,中央电视台年度颁奖典礼的时候,出现了两个豪赌的现象,去年是万达的王健林和阿里的马云,王健林代表传统零售业,也就是实体经济,马云代表什么呢?代表新兴的电子商务,他们两个一个亿赌十年以后电商在中国零售市场能否占到50%的份额。今年是格力电器的董明珠和小米的雷军,董明珠代表实体和实业,雷军是代表互联网的营销,他们赌的更多,下赌十个亿,赌五年以后小米的销售额能否超过格力,他们赌的是什么呢?他们赌的是不同经济模式的未来,他们为什么会赌呢?因为是他们对自己在做的经济模式有信心和坚守,赌的结局会是什么样呢?必然大家是互相借力量,互相渗透,互相迎合,达到互相成长,上海话叫捣糨糊,做企业是要生存和发展的,我们传统行业不会坐以待毙,眼见有好处而不去追逐,能够稳健持续的发展是最理想的结局,是大家都想要的结局。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在一些城市布点,虽然我们没有万达那么快速的成长,但是我们基本上还算是比较稳健的,我们每平方的平效是很高的,如果说放在上海,我们有些主力店的平效至少可以进来前面三位,有一个主力店六万平方,一年做25亿,传统的业态如何做细,我们新建的购物中心里面不但是卖商品,有娱乐等等,随着经济的发展,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在座将来都是白领,你们在职场上压力会很大,不是到家上网买东西回来对付一下就可以了,你们也要逛商场,有一个释放的场所,那时候如果我们把所有的环境都做好,所有的条件都具备,现在比如说我就下个指令,我们新的商场一半的楼层有咖啡店,招商的时候或者自己做的时候都要有,我们把体验式购物,为客人服务做的更加极值一点,用我们的话来说,我们现在的思路,我们做我们传统的实体经济,我们跟新经济的结合点是什么?用互联网的思维方式做我们的实体经济,我们的实体经济也会成长,不像马云说的十年二十年以后互联网像机关枪,我们是石器时代耍大刀,不会那样,互联网新经济和实体经济都会有新的成长。